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聚焦广州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芬兰女总理深V照片风波女政客穿什么很重要吗?

2020-11-12 13:17 | 未知 |
我要分享

34岁的桑娜马林(Sanna Marin)去年当选芬兰总理,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总理。在任不到一年的时间,她本来可以因为政绩引起世界关注,比如反对性别工资差异、抗疫成功、疫情下经济一枝独秀等等,但是这些都被淹没在了一张照片里。

芬兰时尚杂志《Trendi》10月号的杂志封面刊登了马林的一张照片,她身穿黑色V领西装,里面“真空”,没有穿任何衣服。

杂志出版第二天,马林招来一片围攻。反对者包括了政界、商界以及社交媒体上的路人们。反对的声音都说她不顾及国家形象,穿的衣服“过于裸露”,并以着装为标准否定了她的职业能力。

马林也不乏支持者。几天后,推特和Instagram上出现了成千上万名“真空上阵”的男女,带着“我支持马林”“我和马林一起”的话题标签。

职场上,对女性着装常有苛求,而当女性走到高级乃至代表权力的岗位上时,社会对女性提出的要求更是极致——中性甚至男性化才是“正经”的体现。

芬兰,新冠感染率在欧洲大陆最低之列。此外,2020年芬兰第一季度GDP增长0.1%,尽管增幅并不显著,但却是欧元区中唯一避免萎缩的国家。

上一周,马林为推动芬兰实现性别平等,举办了“女孩接管(Girls Takeover)”活动,该活动让来自全球各国的青少年扮演政治和其他领域的领导人一天。16岁的女孩穆尔托(Aava Murto)当了一天的芬兰总理,会见政治家,强调女性在技术领域的权利。

就在“女孩接管”活动结束后的两天,马林因为在《Trendi》封面上的“大尺度”照片引起世界舆论讨论。

《Trendi》杂志的出版商A-lehdet杂志集团女性媒体总监玛丽帕罗萨洛(Mari Paalosalo-Jussinmki)告诉CNN记者,这组照片和封面故事在芬兰引起了“巨大”反响,杂志在10月9日发行后不久,就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激烈的批评。

“如果非要进行概括的话,那就是男人们认为不该拍这样的照片,而女人们觉得那样的照片很美妙。”帕罗萨洛说道,”这有点令人惊讶,我们以前在女性时尚杂志上也有过这样的照片,包括名人等等,但它们从未引起过这样的反应。”

芬兰企业家阿基皮辛(Aki Pyysing)发表专栏,嘲笑马林胸这么小也敢露。 但他的最终目的,是借马林的穿着为契机,反对马林的政治经济政策。

“一般来说,我对政客都是友善的,即使我非常不同意他们的方法。但芬兰社会正变得极化(polarizing),我是非常敌视的。”

虽然作为高福利国家,芬兰被2019年《世界幸福报告》评为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但是大规模的政治两极分化也很明显,高福利虽然可以为教育、职业等等带来好处,但是芬兰的职业技能等等,都面临严重的极化发展——低技能的服务性职业和高技能的专业性职业所占的比例在增加,学校更加注重学术能力培养,学生融入社会的技能在退化。

芬兰《晚报》(Iltalehti)是当地第三大报纸,其线上网站是当地最受欢迎的新闻网站。

芬兰知名记者、专栏作家桑娜乌克科拉(Sanna Ukkola)在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指责马林善用媒体来突出个人魅力,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马林非常了解媒体的逻辑,也知道如何利用媒体的优势。她抛出的照片,让媒体无法不抓住。”桑娜写道,“马林懂得女人的外貌是不能被干涉的。这都是技巧性的政治手段,因为在选举中,外表也是一种货币。年轻漂亮的女人比起灰头土脸的老男人来,有很大的优势。”

支持者们认为,此前不少芬兰的男性领导人,都曾经有过非常不合时宜穿着的照片,但大家从来没骂过他们,或因为啤酒肚就质疑他们管理国家的能力。

一位网友放了普京和马林的照片。他质问:芬兰总理因为左边这样的图被批评,他们说领导人不该露乳沟。但普京半裸骑马,半裸游泳你们都夸的天花乱坠,他这么暴露你们怎么就觉得他适合领导国家了呢?这就是性别主义伪善。

几天后,推特和ins上出现了成千上万名“真空上阵”的男性和女性,他们带上了“我支持马林”“我和马林一起”的tag。

支持马林的声音越来越大,此前反对马林的议员迅速删了推特,表示“我们只是想表达对经济政策的不满”。

“我认为这说明女性已经厌倦了被限制,被告知如何行事、外观和行为,以及被他们的外表所评判——如果你年轻漂亮,那么你就不能被认真对待,”《Trendi》媒体总监帕罗萨洛说道。

马林并不是第一个因为穿着而被批评的女性政治家。同男性相比,女性政治家的穿着更容易遭受外界的过度关注。

细数我们熟知的女性领导人,人们能立刻给出一个具体的穿着描述。如前后两位女性英国首相,“铁娘子”玛格丽特撒切尔是裙装、蝴蝶结衬衫和箱型手提包;特雷莎梅以豹纹高跟鞋和图案鲜艳的大衣著称。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则是量身定做的裤装的代名词。

年轻时的撒切尔夫人十分大胆,夏天来临,甚至穿着光着臂膀、露出小腿肚的鲜艳连身裙,像一阵风般穿过议会大厦威斯敏斯特宫的走廊。在首相生涯初期,撒切尔夫人的着装并没有受到好评,甚至有媒体嘲笑她的衣着最适宜画成讽刺漫画。

与撒切尔夫人不同,特雷莎梅没有固定在某一个着装风格上,不仅图案形式百变、色彩鲜明辨识度高,而且在冷天里也经常露腿。

2016年,梅在为《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杂志拍摄皮裤照片后,遭到了英国媒体铺天盖地的谩骂。

梅表示:“在我的政治生涯中,人们始终对我的穿着品头论足。但这不会让我停止出门或是享受时尚。并且我认为,向大家展示一个从政的女人也可以对服装感兴趣很重要。”

2020年2月,58岁的英国工党议员特雷西布拉宾(Tracy Brabin),因为在发言时衣领滑落,漏出肩膀,遭到了批评浪潮。布拉宾表示,她当时正靠在派遣箱(despatch box)上发言,因为脚踝骨折,为了保持平衡,一侧肩膀用力支撑,导致裙领滑落到右肩下。

布拉宾被迫在Twitter回击批评者:”我可以确认我不是……一个宿醉、一个骚货……谁知道人们会因为一个肩膀而变得如此情绪化。”

许多人认为,这反映了社会对处于强势地位的女性的性别歧视态度。但这些贬低的评论是否也转移了人们对女性政治家政策的关注?

在《威斯敏斯特的女性》(“Women of Westminster”)一书中,作者雷切尔里夫斯(Rachel Reeves)写道,第一批被选入英国议会的女性面临着两难的境地:“如果她们穿得太正式,就会被称为无性的蓝袜子(bluestockings,指过分正经的受过教育的知性女性,多为负面含义);如果她们穿上醒目或女性化的服装,就会被轻视和屈尊。”

典型代表就是德国总理默克尔。钟情于一身西装的默克尔,在2008年,遇到了“晚礼服事件”。

默克尔在访问挪威期间,参加了挪威歌剧院的揭牌仪式。当晚,她身穿一袭蓝色低胸晚礼服出现在歌剧院内,立马引起了全球媒体的关注。第二天,英国媒体甚至笑称默克尔的低胸晚礼服简直就是“大规模分散注意力的武器”。

“晚礼服事件”引发了激烈的“国际争论”,有人认为德国总理这样穿不合事宜,也有人认为这是她的个人自由。不过,面对各方争论,默克尔却只以一句“很简单,因为德国总理是女性”作为回应。

同样的,2007年,希拉里克林顿在参议院会议上露出若隐若现的乳沟后,也引起了轩然大波。作为回应,希拉里表示:“坦率地说,关注女性的身体,而不是关注她们的想法,这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

“人们通过暗示女性穿着的不合适,来做出对其才能和领导力不认可。”布赖顿大学艺术与设计史教授安娜贝拉波伦(Annebella Pollen)博士认为。

“女性政治家处于可怕的双重困境中,”波伦说,”任何被视为时尚和有吸引力的人都会被质疑,而那些以中性和谦逊为目标的人——无论是高领或过膝的裙装,即使是传统意义上的专业和无害,也仍然会遭到批评。比如德国总理默克尔,被人嘲笑一身衣服穿二十多年。”

英国前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日常衣服只是受到了嘲笑而非谴责——值得注意的是,据报道,卡梅伦在2010年入住唐宁街时,花了5万英镑公款聘请了一位 “形象顾问”。

比如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2015年新年演讲前夕,被拍到穿着红色袜子和棕色皮凉鞋,此后几乎所有的报道,都变成了关于他的袜子和凉鞋。

卡梅伦和科尔宾的穿着之所以遭到嘲笑,主要是因为,人们认为政客的穿着需要传递出权力的力量。

英国哲学家克瑞西达海耶斯 (Cressida Heyes)称,现代文明里普遍认为,单色裤装和皮鞋是权力的时尚DNA。

人们对政客穿着的过度关注,让政客将自己的衣橱做了最精简的选择。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曾承认,为了避免决策失误,他将自己的着装选择控制在了最低限度:深色西装和蓝色领带,几乎占据了他的衣橱。

而人们之所以对女性政治家过分审查,主要还是因为“女性气质被视为矫揉造作,男性气质则被视为务实”。性别研究教授希拉塔兰特(Shira Tarrant)在《时尚会说》(Fashion Talks)一书中写道。

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时尚研究教授朗达加里克(Rhonda Garelick)则表示,”当女性的男同事都只穿一套深色的西装时,一个女性的穿衣方式还需要更大的力量。”

2007年希拉里深V事件发生后,普利策新闻得主、《华盛顿邮报》时尚编辑罗宾吉凡 (Robin Givhan)发表专栏,“作为一种文化,人们仍然不习惯于在权力的殿堂里注意和承认女性气质。”

吉凡认为,时尚确实会增强或分散人们对女性政客的注意力。“比如,凯瑟琳哈里斯(Katherine Harris),她在2000年总统选举重新计票时担任佛罗里达州的国务卿。当时她的过度化妆,让人怀疑她在处理重新计票时是否有更广泛的克制和节制能力。”

但吉凡同样认为,虽然女性在穿着选择上有劣势,但她呼吁人们应该有不同的标准,“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他们在工作中也带来了不同的特点。因此有必要让两种性别有平等的位置。”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